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交流 -> 文藝品鑒 -> 書畫攝影
書畫攝影
    打印本文】 【關閉窗口
劉景偉:書法是參悟也是坐禪
發布時間:2014年11月28日 來源:撫順市僑聯

李犁

 

  看劉景偉的書法,我想起晉代陸機《文賦》中著名的兩句話:“心凜凜已懷霜,志眇眇以臨云”。我的老師解釋的是:“心靈純潔如霜雪,志向高遠如凌云”。其實兩者有因果關系,只有心靈純潔對藝術懷著敬畏之感,創作上才能實現高遠的凌云之志。所以劉景偉書法作品的寧靜純凈正是他心靈鏡子的映照。他創作的過程,就是把內心的東西往外搬運的過程,從雜草到欲望,直至空下來。這還不夠,還要時時修煉自己,從性格到品格,要不斷地擦拭,直到把心靈擦拭得發出光亮來,直到映照出書法的靈魂來,于是真正的藝術就產生了。劉景偉創作的整個過程就是從雜蕪的礦石里提取金子的過程,就是從繚亂到純凈,從喧囂到安靜,從社會人到自然人,再返身成了自然成了藝術的過程。這就像學禪的人通過修行進入禪境,藝術家也是有禪緣的人,通過修行參悟到藝術的真諦和靜修的境界。所以你凝視著劉景偉的作品,會順著他的書寫或疾走或停頓,或大江奔流或細水潺潺。在默讀中,心中的塊壘得到了化解,沉郁得到了釋放。內心充滿了明亮舒坦和充實。

  這就是藝術的拯救功能,也是我們藝術創作的意義和價值。我把這看作劉景偉的情懷,也是修為和內功。這反應在他的創作也就是技術上,就是去偽求真,去蕪取純,甩去外型上的羈絆和贅肉,直取書法的精神和本質。簡約精煉,超詣飄然,所謂大道至簡,正是此也。這里蘊含了中國藝術的最高境界,那就是拙淡空。所以簡不是簡單,而是以少勝多,寥寥幾下卻變化無窮。你看他寫的王之渙的《登鸛雀樓》、劉禹錫的《陋室銘》、杜牧的《山行》,還有單條幅的“高山流水”、“寧靜致遠”、“無為”等。少了一般狂草中的龍飛鳳舞、盤根錯節,而是惜墨如金。別人筆走龍蛇時重墨密線的地方,他省略了筆墨,呈現出空白,他的書法更像是點射和飛翔,他用筆很輕,更著重內功和氣韻,他也強調速度,并一氣呵成,但是他以簡對繁,以輕代重,像白駒過隙,省去了馬的身體,只留下了馬的影子和靈魂。所以他的書法線條細如游絲,重筆的地方也是干凈利索,絕不拖泥帶水,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幅幅寫意的中國畫。書寫的外形與詩詞的內容和意境極其地搭配,并互相印證和深化。所以他的書法是連貫的連續的,單幅是一個段落,放到一起,又構成了大整體,像系列劇一樣,中間有起有伏,有超拔也有沉入。仿佛一件編織的毛衣,抽掉一筆一墨整個就散了塌了。這就是境界,技術的境界,內容的境界,整體的不可分的境界。

  所以,劉景偉書法的宗旨就是超凡脫俗,這頗似司空圖的《二十四詩品》,它的主旨就是“名應不朽輕仙骨,理到忘機近佛心”。仙與佛都是拒絕凡塵清凈神明的,這也是中國藝術的核心。但是我覺得最接近劉景偉書法品質的其中兩品,即超詣和沖淡。超詣不用多解釋,但要做到沖淡,就需要有內外功的努力,這說明沖淡不是隨性而為。這符合劉景偉創作時候的狀態、心態和藝術的境界。沖淡用白話譯過來就是:“藝術飽含著自然的氣勢,像伴隨幽獨的白鶴一起高飛。這境界像和煦的春風,輕輕撫摸著你的素衣,又好像響動的翠竹,柔聲呼喚你同歸故里?!閉飩且帳醴綹窈鴕餼承蝸蠡?,類似現在讀圖時代的視覺化。這里的關鍵詞就是素雅和恬淡,素雅必有人的修為,恬淡是順其自然,它們的核心又是禪,就是蛻去世俗的肉身,讓心靈虛靜,讓靈魂飛升,這是劉景偉欲去的方向,也是他的藝術作品的品格和境地。

 

  劉景偉簡介: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遼寧省職工書法協會評委、中國石油股份有限公司書法協會會員、遼寧省僑聯書法家協會會員、撫順市僑聯書畫協會會長。

 

 

    福利彩票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】 【關閉窗口
【相關新聞/附件下載】